nin的位置 : 锦顺xiao说网 > ya博网页版 > 一胎俩宝:总裁请zhi教韩凝秦枫quanben在线yue读

万狗滚球

蔮en洌裹em>2021-02-21 17:01:00编辑:JSxiao说网

完整版xiao说《一胎俩宝:总裁请zhi教》由lu苇Q倾xinchuang作的一benxiandai言情风格的xiao说,主jiao韩凝秦枫,书中主要讲述了:胎死腹中,身中病毒,她不过是家族谱上一枚无zu轻重的棋子jiu死一生,历lian归lai,复chou,是她唯一的执念!萮uan某鰔ian,却似无边黑ye乍泄的一抹光他说:你的余生,我lai守护!他说:谁若伤你一分,我定毁他一生!他说:我的余生,quan部是你!萮uan床恢齴ao已没有余生……...

韩凝点头,他出羢huo考洌呓鴇ui面的书fang,开始工作,一整天都陪zhou韩凝,工作都都丢geirong允了,他已经ku天抢地了,好不rong易他得空了,他li刻皔an鹟i好的文件一起从电梯中送了过lai。、

shaowan时候,仝哲yu才送上国内秦氏集团的最xin资料gei他过mu。

一gexiao时后,头发有点shi润的韩凝过lai找他,她穿zhou一件月白色的睡裙,长到膝盖下面,腰间bangzhou同色xi的腰带,领口微开,长发的发尾还滴zhou水滴。

**的xiao脚丫耫ui谕饷妫由牟仍诘豣an上,大大的yan睛骨碌碌的kanzhou会议zhuo前的rong瑾,那模样,纯真的如襤uan湎恃薜腷ai合,那gai死的充满了诱huo。

rong瑾低声诅咒一声,咻的从书zhuo前起lai,韩凝见他有点生气,怯生生的缩了下脖子,觴ing┖ε拢瑀ong瑾站在她的面前,拢起她的长发:“不是让你不要xi头吗?”

“没xi,没xi,韩凝很ting话的,不xiaoxin弄礿iang摹!焙嵘缃鈠hou,因为她的伤在头上,暂时不能xi头,水弄到了伤口会感染的。

rong瑾按zhou她的jianbang,让她坐下,到fang间里拿过一条mao巾,ca拭zhou她的长发,的que只是发尾shi了,头顶蓌i闹皇撬畄i,他一边ca一边说道:“以后xi澡,别在浴室里待太jiu,知道吗?”

韩凝嘟嘴点头,shuang眸一直kanzhourong瑾。

“怎么了?”rong瑾低问。

“baba好温柔哦。”韩凝微笑,穕u鹗且huan涓崭照婪诺挠ua,瞬间敛ququan世界的美丽,他的手顿了顿,眸光lue微觴ing┦hen,pian刻hui过shenlai,揉了揉她的lian颊,并未说什么。

韩凝安静的xiang受rong瑾的服侍,他又过qu拿了一shuangtuo鞋,让韩凝穿好:“困了吗?huifang间睡觉。”

“不要!我一geren,害怕。”韩凝倔强的摇了摇头。

“我陪你!”rong瑾摇头失笑。

“蝭e焕В液芫玸hen。”韩凝似hu在证明zi己很精shen,yan睛睁的大大的,模样极qi可ai,rong瑾ren不zhu嗤笑,随了她的意,从书架上ben想找ben书gei她kan的,dan找了好jiu,发xian没有适合韩凝kan的。

他拨打了rong允的内线:“阿允,派ren出qu帮我mai几ben通话和少儿读物huilai。”

rong允:“……哥,你不要这么惊悚好吗?”

他好歹是CK集团里的CEO、rong家二gong子,chu了rong家大少rong瑾,整gegong司谁敢违抗他的命令,为什么三更半ye,他要做这种事情啊?

真是天地不仁啊。

啊——

rong瑾挂了电话,韩凝缩在沙发上kanzhou他工作,yan睛时不时祅ao谑榧苌蟣inghuo的转动,好多书,好多资料,不知道是不是很有趣。

“baba,我可襶ue莃en书kan吗?”

“这些书不适簒ia鉱an,等一会儿,die地派renqu帮你mai了。”rong瑾抬眸kanzhou她柔声说道。

“哦……”

rong瑾静xin办gong,韩凝ye很乖qiao,没有qu吵他,静静在一旁kanzhou她似hu变得漂亮许多的baba,mu不转睛,这气氛觴ingゞuiyi,rong瑾xin中一叹。

她失qu了记yi,真是……又可ai又令renxin怜,这幅模样,他怎么舍得不li她。

“韩凝,想和die地聊天吗?”

韩凝咬zhou嘴chun,chuizhou眸子:“baba那位大哥哥说,你很mang,没蔮en渥苁桥銁hou我,让蝭e灰衬悖裕野簿驳nao谝慌詋anzhoubaba就可以了。”

她仰zhou头,露出灿烂的笑rong,纯真无比。

rong瑾微微一笑,这样的韩凝,谁能忽视她的xin情,韩昌真幸fu,有这胏hui詑iao的nv儿,xiao时候她就是这胏hui詑iao的ba,kan的出lai,他们父nv关xi极好ba,可他却不知道zi从韩幻儿和她的母亲lai到韩家后,韩凝的生huo就发生羢huo斓馗驳谋浠Ⅻ/p>

那gehuo泼可ai的韩凝ye不竎huang嬖诹恕Ⅻ/p>

“别ting阿允的话,你想和die地说什么都可以。”

“baba不mang吗?”

“在mang,ye比不蓌ia阒匾。彼芽谒档溃⑽⒁徽秩缥辯i事的jie道:“你是die地的nv儿吗。”

韩凝开xin的扬起眉mao,那shuang眸子更亮了,rong瑾duizhou她zhaozhao手,她huan快的飞ben过qu,不由分说的往他怀里蹭,直jie坐在他的腿上。

rong瑾一愣,微jiong,他只想让她过lai说说话,她一geren坐在那里,睁zhou一shuang大yan睛kanzhou他,穕u鹗窃趉ong诉他的冷淡,他yuxin不ren,没想到……

“韩凝啊,那ge……qu那边拉ge椅子lai坐,坐die地这里,你会不shu服。”rong瑾很不zi在,他极少和nv性如此亲近,虽然zi己和那genvren有了一ge儿子,dan那次却是在zi己shen志不qing的情况下,事后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。

最近几年为了gong司前tu虽然会参加著名宴会,会拥抱许多明星,dan纯属li节,并无什么不shu服zhi处,dan韩凝……

韩凝摇头:“不要ma,我xihuanbaba抱zhou我,你以前会抱zhou我坐在你脖子上ben跑的,还会gei我当ma骑。”

rong瑾xin中诅咒,韩昌,你到di是多溺ai她啊?

“可你长大了,die地抱瞙uan懔恕!包/p>

“hu说,baba能ju起一颗这胏huang蟮氖罚焙齥ua张的比了一ge手shi,tong言tong语的让他不知如何应dui,刚刚沐浴过的身子furuanqing香,紧紧的贴zhou他的xiong口,还调皮的扭lai扭qu,一会儿拿起一份文件问他这是什么,一会儿又拿起另外一份文件问他这是什么,声音没有一刻ting止过。

xiaoxiao的头颅在他的怀中,蹭lai蹭qu,rong瑾纵使定力惊ren,冷静过ren,此时ye不免有点xin猿意ma,他正是最血气方刚的年龄,有一名成熟如此紧贴zhou他的身体,还不zi知的扭动诱huozhou他,身子若没觴ie氲惴从Γ植徽齝hang。

额头上微微潺入薄薄的汗水,身体ye由放松到僵硬,漆黑的眸微微暗了许多,他很佩服zi己,竟还能坐怀不乱的为韩凝讲解她kan瞙uan奈淖帧Ⅻ/p>

他xiaoxin翼翼的调整一下怀中nv孩的身体,避免她察觉到他的瞙uan跃ⅲ珊lu鹗呛退鱠ui似的,身子又往后靠了靠,紧紧的腻在他的怀謝iaoⅫ/p>

他肌肉开始僵硬的不xiang话,正要让她起身,rong允突然抱zhou一dai书籍走了进lai,一边走一边说道:“哥,xiao杨找了……呃,哥?”

rong允脚步顿了顿,他进lai正qiaokan见韩凝坐在他怀里开xin的扭动zhou,他xiaoxin翼翼,如同珍宝般抱zhou她,he护zhou,穕u鹗桥律肆怂蒶an他的表情,却xiang是ren耐zhou什么,rong允ye是男子,zi然是qingchu的知道为何,xin头zhen了zhen,原lai我哥duinvren是有反应的啊……

他没有短袖zhi癖ma,CKgong司里的男同胞们安quan了,rong家的列祖列宗ye放xin了……

由yurong瑾不近nv色,chu了zhi前有ge前妻zhi外,从不见他亲近过任何ren,大家私di下猜测,他哥肯定是有什么特殊癖好……

没想到……安quan了……

rong允是爽到了,能kan到zi己的哥哥这幅模样,真是quan年没有假qi都是值得的,下quzhao呼他们kan录影qu,襤uanㄒ猭anquan程才好,rong允嘴jiao勾zhou猥琐的弧du。

要是让我们rong大少爷知道zi己的弟弟xin里的真实想法,不知道会不会气到喷血。

韩凝见进lai的是外ren,ye不说话了,冷冷的瞅zhou他,眸光穕u鹗且豢榍阧an冰,rong詓hica似沧靔iao:“xiao姐啊,好歹我大半ye出qu帮你mai书,待遇cha别不要这么明显ba?”

rong瑾yezao就发xian了,韩凝围堵dui他一geren是例外的,duiqi他ren还是冷冰冰的,很少说话,陈森解释说,可能是因为她nao子里秠ue阏鈍eren太根深蒂固了,不知蕅iao埔獾幕故潜鸬模琩an在她粃hi醇莥izhi前,秠ue愣际且览档模狘/p>